交通運輸部主管  中國交通報社主辦

中國交通新聞網首頁  > 專題  > “先行”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 > 頭條

劈波斬浪歸來時

——原交通部副部長劉松金回憶在亞洲金融危機的日子里

2018-12-28 15:36:07 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 作者:記者 李春曉 廖西平 姚鋒

劉松金。 本報記者 廖西平 攝

  今年2月5日上午,招商局集團董事長李建紅登門看望原董事長劉松金,在了解到集團資產總額突破7萬億元時,長期在交通行業擔任領導職務的劉松金深表贊許,脫口連連說:“沒想到,沒想到,你們干得好!”

  12月5日下午,在深圳蛇口劉松金靜養的家中,聽這位曾分管報社工作的老領導回憶,招商局集團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經歷的驚濤駭浪,記者驚呼:“沒想到會那么難!”

  招商局集團第二十四任“掌門人”李建紅說,是前面幾任主要負責人把水燒到99攝氏度,現任班子接著把水燒開,他們感謝劉松金在關鍵時候為招商局這家“百年老店”作出的重大貢獻。

風起云涌時,迎著浪頂上去

  今天的招商局集團旗下,利潤超百億元的二級企業就有4家,實施園區地產板塊重大無先例重組,吸收合并招商地產,千億級的招商蛇口上市,創造了一個資本市場和國企改革的經典案例。在央企重組改革中,中國外運長航集團整體并入招商局集團,根據發展戰略增持招商銀行股份,復牌老字號“招商局仁和保險”,積極參與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跨越歐亞的中國—白俄羅斯工業園、東非吉布提國際自貿區、印度洋航運樞紐斯里蘭卡科倫坡南港和漢班托塔港、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港康普特(Kumport)碼頭等項目高度契合國家發展戰略,吸引世人的目光,受到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。

  而在1997年金融風暴席卷亞洲的時候,招商局集團的命運也曾牽動著國家領導人的心。1998年6月,劉松金卸任交通部黨組副書記、副部長,被國務院派往香港擔任招商局集團常務副董事長,主持招商局工作。臨行前,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叮囑劉松金,穩住招商局,不要出亂子,穩住就是成績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招商局集團快速擴張發展,公司的負債率也隨之快速增高。

  “金融風暴一來,原來的資產不值錢了”,彼時的招商局集團,流動性風險凸顯,還債壓力十分沉重。香港當時的中資企業,日子都很艱難,保證資金鏈不斷成為了當務之急。

原交通部副部長劉松金夫婦與采訪組合影。

劉松金在港珠澳大橋郵折上欣然留名。

為支持招商局集團渡過難關,交通部黨組作出決定,將華建交通經濟開發中心整建制劃歸招商局集團。為了盡快辦完劃撥手續,拿到這筆“救命”資產,劉松金大清早就來到當時的國家經貿委主任盛華仁辦公室門口堵人。盛華仁一見很詫異:“老劉,你怎么來了?”劉松金急切地說:“招商局一個百年企業,不能垮在我們手里!”劉松金的懇切打動了經貿委領導,盛華仁叫來了財務司司長和辦公廳主任,交代“特事特辦,抓緊辦妥”。

  拿到經貿委的劃轉批文,劉松金又馬不停蹄跑到財政部。財政部一看說,劃轉資產屬財政部管,不經財政部就發文劃轉行文,不符合審批程序,這不算數,得走正規程序。“時間來不及了,招商局要出大問題,你得出手相救呀!”劉松金纏著財政部領導說,“你再給我行個文不就更好了嘛?”財政部領導說:“一件事兩家出文,沒這樣辦事的。”“這不是特事特辦嘛。”劉松金苦苦相求。

  “招商局若是在香港破了產,對不起朱镕基總理的囑托,有負黃鎮東部長的信任。”沉重緊迫的環境,逼迫著劉松金不得不特事特辦。20年后,他仍然感念相關部委和領導鼎力協助他帶領招商局集團渡過難關。挽救百年企業,需要膽略,需要擔當,更需要同舟共濟。

  實際上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交通行業中被劉松金挽救了命運的何止一家。

  黑龍江航道局過年發不出工資,局長找時任交通部副部長的劉松金借1000萬元。報告批給當時的交通部財務司司長,司長好意提醒借不得。“不行,一定得借給他。要是不借,萬一出了事,我就派你去處理。”

  軟硬兼施的,遠不止這一樁。劉松金找剛剛履新的煙臺救撈局局長談話,新局長表示,缺錢,周轉不開。“你得借給我錢,讓我先發工資,我半年保證還上。”然后,新局長也寫了個報告,借款300萬元。

  借出去的錢,半年后還上了。借出去的信任,沒有被辜負。

礁石險灘處,繞得開行得遠

  今天的招商局集團,持續保持兩位數增長,規模在央企中排名第一,去年集團利潤超過1200億元。李建紅介紹經驗:治理結構至關重要,選人用人機制為企業發展保駕護航,堅持市場化資源配置是制勝關鍵。

  20年前,劉松金主政招商局集團做了三件大事:調戰略、定制度、選干部。招商局集團編印的《劉松金文集》收入的一篇篇講話、一份份批示,生動地記錄了不平凡的往事。

  20年今昔對比,反映出招商局集團傳承招商血脈、弘揚蛇口基因的企業文化,也凸顯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成果。

  今天,招商局集團想要錄用一名二級公司的總經理,要按照市場化、專業化、國際化的要求進行全球競聘。而20年前的情況,讓你絕對想不到。

  當時受大環境影響,流失了很多從各地調來的精兵強將,“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還干什么事業?”又值亞洲金融危機,劉松金心力交瘁。人員緊張,勉強維持著局面,更嚴重的是,部分干部缺少向心力和歸屬感。

  從強化外派干部輪換開始,劉松金著手開展了一系列的整頓和改革。職工住房水電全部包干,花超了自己掏錢。劉松金帶頭管理層降薪,提高職工收入。在此基礎上,嚴格工作紀律,打卡上下班。劉松金坦言,都是被逼出來的。當時大家的紀律意識不強,經常有遲到早退的現象。“一開始,我去門口看著,他們說沒用,人家來晚了,又知道你在,干脆就去逛大街了。”說到此處,劉松金又發出過來人的笑聲。

  “李建紅來看我,給我介紹招商局的布局、定位、打算,我真是高興,但也沒忘了給他潑點冷水。招商局太大了,把好舵最重要。”看到招商局集團今天取得的成就,想想當初的歲月,劉松金由衷地感到欣慰,連呼“沒想到”,并囑咐李建紅要穩健發展。

  劉松金爽朗幽默:“我這一輩子,凈遇到困難的事。”

  1986年12月,劉松金任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總經理,領導著600多艘遠洋輪船走向世界,到1991年任交通部副部長時,船隊已成為擁有1500萬噸級,以集裝箱、散雜貨、油輪、滾裝船運輸為主業,從事多種經營,機構遍及世界的跨國經營型特大國有企業。這段發展史,被他一句“我做了幾年扭虧的工作,管了7年,好起來了”做了簡單總結。

  聽海觀濤的日子,風輕海平

  也許是因為10年遠航的經歷,看慣了風起云涌、驚濤駭浪,劉松金可以笑談歷史時刻的舉步維艱,正如他可以云淡風輕地向別人講述開腹手術中的化險為夷。

  今年5月,他的胰腺上長了東西,7月入院手術,如今還不足5個月的調養時間。采訪當天,劉松金精神很好,面色紅潤。記者問他,是不是海上的職業給他打下了良好的身體底子?他說不是,“因為我現在不打球,改遛彎兒了。”說完自己笑了。

  之前,拒絕了很多來訪的老部下、老朋友,因為“話都說不出來”。此番提及,話匣子打開了。

  老部下“小胡”在招商局集團位于白俄羅斯的中國—白俄羅斯工業園項目上承擔著重要使命,同時也承受著巨大壓力。劉松金常提醒他:累了就歇歇。提起“小胡”,盡管過去了很多年,但他何時參軍退伍、何時在中國人民大學和中央黨校學習,又是何時去香港攻讀MBA學位,劉松金都記得真真切切。

  不僅如此,“小蔡”“小鄧”“小卞”……這些早已成就了各自事業的他口中的小字輩,他們的工作、經歷,甚至是年齡,他都記得十分清楚。

  在采訪過程中,記者能深切感受到劉松金對下屬的關心與擔待,對家人的責任與深情。

  熟悉劉松金的人都知道,以前他抽煙“很兇”,煙不離手,一打聽才知道,現在已經戒了5年。“我倒沒有因為抽煙引起咳嗽等不適,但大兒子抽煙都有點氣管炎了。我勸他別抽了,不聽,那么我先戒,我說不抽就不抽了。”原來抽煙不是“標志”,愛才是。

  劉松金是山東泰安人,從1965年大學畢業入職廣州遠洋運輸公司,到1986年北上京城任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總經理。他在廣州生活了20多年,之后,在北京生活得更久。1998年從交通部副部長崗位上卸任,又在香港工作了3年。

  老伴是同鄉,半個多世紀跟著他從北到南,又從南到北,鄉音無改初心不變。劉松金請出老伴介紹:“這是我爹給我娶的農村媳婦,一個大字不識。”如今,醫生不讓他打球了,老兩口晚飯后就在院子里走走,“她腿不好,我們走得慢,每天一個半小時。”兩位北方老人,在南國小院里相攜遛彎,也是小區的一道風景。

  劉松金在蛇口的家離海邊很近,他大部分的工作履歷也都與海、與航運相關,與海有不解之緣。

  大學畢業后,劉松金到中國最早的遠洋運輸公司做輪機實習生。10年時間,先后任輪機助理、三管輪、政治干事、船政委,遠航歐洲、非洲、東亞、東南亞等地區。1975年起進入管理崗位,直至擔任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總經理。

  就任交通部副部長期間,劉松金主持完成了《海商法》的出臺,主持了《港口法》起草和一系列水運法規的建立,多次率團代表國家參加國際海運合作事務談判和國際交流活動,為我國的交通運輸業健康發展作出了貢獻。

  從交通部副部長崗位卸任后,劉松金赴香港駕馭著招商局集團這個具有100多年歷史、400多億港元資產的“大型企業”,在國際市場上搏擊奮進。

  從企業到政府,從內地到香港,交通人身上有著罕見的耐受力,敢于為未來承擔開拓的使命。

  歲月流逝,彈指揮間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與責任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欣慰與驕傲。采訪劉松金使記者感受到了那一代人樸實無華、坦然淡定的心境。在輕松的談笑間,記者深切地體會到了他們劈波斬浪的頑強意志和執著追求,擁抱大洋的寬廣胸懷和開放眼界,還有他們那創新、開拓、接受新事物的激情四射,這也許就是改革開放的交通人領風氣之先的精神氣質。

  要知松高潔,待到雪化時。

中國交通新聞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交通報”、“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交通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 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交通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交通新聞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新媒體

熱門推薦更多>>

問計于民問計于網

圍繞黨中央、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和交通運輸部黨組中心工作,傾聽群眾呼聲、查找突出問題、吸收基層智慧,更好服務人民、服務大局、服務基層。

勒流镇体育彩票销售点